苏生麦冬

鸿雁几时到,江湖秋水多。

【叶黄】长命锁

#ooc属于我

#背景古风

已入深冬,细雪飞扬飘落。天地为白茫茫所覆盖,凉风冷凛。

梦中隐约可见,一轮岑寂的残月高悬于空,蒙尘荼白。

“叶修… …”
叶修耳畔又回响起清明的嗓音,轻声唤着他的名讳。

眼前晕眩之间,意识似是浸没于冰河间,复又恢复清醒。

厢门外是兴欣门弟子毕恭毕敬的声音,模模糊糊地落在叶修耳边。

“门主,门内弟子已尽其所能去寻黄副阁主,然实在不知所踪。”

轻叹一声,叶修眉心一痛,蹙眉,语气听不出喜怒,沉声道:“那便继续。”说罢坐起身来,瞥向床头那处。

那把银制的长命锁静默般地置于床头。

他心中一动,抿唇阖眼之时,忽而想起了那赠锁之人,缄默之至,只听闻一呼一吸的轻浅。

竟是为何将那人置于心头?
叶修迷惘地掀起双眼。

数年前明暖的春日之夜,月色似帐纱朦胧,少年的双眸似黑曜石明亮,乘着晶莹月华缓步而来,腰间别的剑折射熠熠的光辉,甚是灼眼。

他不由分说取出那泛起冷光的利剑迎了上来,叶修虽感困惑,却也未自乱阵脚,飞速躲过少年刺来的剑,最终叩住了他的手腕。

身手不错,所铸之剑也是极好。

“哈哈哈嘉世教教主叶修果真身手非凡,不愧为江湖第一高手!在下蓝溪阁黄少天!”少年倒是不恼,从容地挣开了叶修,俯身时爽朗一笑,双眸眯起,唇畔一颗尖利的齿牙微露。

原来是蓝溪阁的小鬼,也不知魏琛这老鬼近来如何?

叶修恍然,凑近黄少天面前,嗓音喑哑低沉,询问道:“哥问你,近来魏琛可还好?”话语中隐含着担忧。

他也是听了江湖传闻,说是魏琛即将隐退这才半路转道到了蓝溪阁。

黄少天闻言手下收剑动作一顿,欲言又止,良久才梗着喉咙,连连叹息道:“魏老大近来确是身子抱恙,大有隐退之势。”到底是半大的少年,眉眼间的郁郁不乐几近溢出。

“这老鬼竟是身子抱恙了?那蓝溪阁近来由谁打理?”叶修懒散闲逸地搭着双腿,早已是落坐于一边了。

正是和暖的春日,初更过半,微风轻拂,月光清澈似水,周遭安宁。蓝溪阁内栽种的桃树花瓣飘然而落,香气却是阵阵扑鼻。

“近来由方副阁主打理,想来不久后便要交与文州同我了。”黄少天敛眉,索性抱臂立足于夜色中,衣袍微扬。那挺拔的背影望去,颇为沉稳坚定。

叶修凝眉望向黄少天的背影,慨叹了一声,连带着对蓝溪阁也是一番夸赞。

他倒未曾想到,有朝一日竟看走了眼。

此人剑法凌厉,直逼对方软肋,令人心生寒意,可这嘴… …却也未曾闲过。想来是那日对魏琛隐退心有戚戚,话相比平日里也就少了。

虽说叶修明里暗里颇为不待见黄少天似的,可叶修心中对黄少天欢喜得很,以至于出离嘉世教之时,亦找了他帮着收集铸造千机伞的材料。

两人却也是莫逆之交。

那长命锁,便是他赠与的。

夜里黄少天来得匆忙,临走时只深深地望着叶修轻叹,不过一息,便自脖颈间取下长命锁,道:“老叶,你现如今处境委实举步维艰,嘉世教的人分明是在打压你。我却也未曾想过,嘉世教的这帮人,这般狼心狗肺,不顾你们旧日情谊。若我… …”

“少天啊,你莫要说了。这番话哥都听你说得耳朵生茧了。”叶修仍是不以为意的模样,长发随意束起,细汗濡湿了额角碎发,面容略带倦怠。

黄少天自知无趣,急急将长命锁放至叶修的手心,攥紧了后,他眸中漾起春水温和般的笑意,道:“老叶,此乃我娘于我襁褓之时求得的长命锁,交与你当护身符了。你大可不必忧心于我,毕竟我堂堂剑圣可是命大得很!”
说罢,他又是抿唇轻笑,唇畔的尖牙露出时颇为明朗。

似是意已决般,黄少天抚去袖口处落尘,郑重其事道:“老叶,我等你重出江湖!掀个天翻地覆!”他的眸子晶亮,甚为好看。

叶修心口处涌起异样的情感,将长命锁收在袖里,却是同往日里无差,摆头嘲讽一笑,道:“少天,你… …借用了我的剑,两个子儿。”他说着伸出手,晃晃悠悠着。

听闻此言,黄少天眼角一抽,一时语塞,脸涨得通红,索性将沉甸甸的钱袋塞到叶修手中,气冲冲地便转身离去了。叶修没忍住笑出声,几日来的愁闷竟都烟消云散。

长命锁,意为消灾辟邪、“锁”住生命。

现如今回想起,无非是徒增心间焦急罢了。

思及此,叶修草草穿好兴欣门长袍,丝毫不顾身后苏沐橙忧心忡忡的呼唤,便脚步匆匆翩然而去了。

飞雪骤停,周遭仍是冷清冰寒。叶修踌躇半晌,便进了蓝溪阁。

喻文州似是正候着叶修般,见了他也不诧异,倒像老狐狸般眯眼笑着,温文尔雅道:“叶门主可是来询问少天的消息?”喻文州似乎一向如此,面上布满深不可测的笑意。

实在是担忧于黄少天的状况,叶修再无心思拐弯抹角,顺着便应了声。

“正巧要传信与叶门主,告知少天不过受些了皮外伤一事。不过他也是迷路了几天,若他迟迟不归,叶门主怕是要杀到格林之森去了。”喻文州无可奈何地轻笑,此后就示意叶修随意。

叶修本就无心听他说下去了,快步走向黄少天的厢房,眉目间尽数是焦急,却也未想过他竟会有迫不及待的一日。

然叶修见着那让他心心念念了许久的人,也是气不起来了。

此时黄少天正半倚在覆满冰雪的桃树枝干之上,双眼半阖,见了他,一跃而下,面上笑意盈盈:
“老叶,都同你说过了,本剑圣命大得很!你瞎担心做甚么?… …”

一如既往的话多啊。

叶修掏了掏耳朵,闻言笑出声来,上前轻轻拥住黄少天,附在他耳边道:
“是啊,你命大!既然你都锁住了哥的生命,那哥便收了你!”

冷风轻起,然黄少天的两颊泛红,耳尖蔓延起一阵滚烫。
心间似乎漾起涟漪。

既为长命锁,心甘情愿用我的一生锁住你的生命可好?

END.

《“朋友”》

#灵感源自东野圭吾《恶意》
   
  
  
      我死了。
     
  
      警察来的时候,看到的是我惊讶的面庞,瞪着一双眼,眼珠突出,嘴微张开,胸口深深地扎着一把刀,身上被划烂了无数口子,血肉模糊。
 
  
      因为我没想到,那个人会杀了我。我以为,他和我都放下了过往。
  
  
      那段于我而言最黑暗的过往。
  
  
      我没有在意他从前瞧不起我,欺负我,不计前嫌和他成为了朋友。
  
  
      可他还是杀死了我。
  
  
      他目光冰凉地说。
  
  
      “我没什么杀人动机。我最恨的就是你这副热切的面孔,以为自己有多宽宏大量。”
  
  
      我死了。只因他的恶意。
  
   
      原来,善不一定有善报。
   
  
  
  

《咒语》

#沙雕文预警
   
#全程智障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 
>>小红帽视角
 
 
      十四岁那年,我碰着了一个女巫。
 
      嗯对,就是像所有童话故事里的坏女巫那样。
   
      她戴着一顶暗紫色的尖顶帽,身着一袭浅紫色的长袍,身子枯瘦而矮小,面容苍老而难看,双眼的眼珠突出,皱着的大鼻子边是圆滚滚的一粒痘痘,下巴稍微凸出。
   
      简单来说,她长得很是丑陋。
   
      喔,母亲说过,淑女说话不能够如此直白难听。就是说,她长得并不好看就是了。
   
      我的心中一时之间泛起恐惧,楚楚可怜地眨着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,踱着步缓缓往后退去,手中提着的鲜花篮子掉落在地,花瓣被撞落,我清楚地闻见了浓郁的香气,长裙款款曳地。
   
      “您要做什么呢?母亲说过,我要早些时候回去的。”我怯生生地望向女巫。
    
      树林之中,阳光透过茂密翠绿的枝叶落成一片细碎光影,树叶亦变得晶莹剔透。我扯了扯裙摆,天真烂漫地歪头看向女巫。
   
      女巫阴恻恻地一笑,目光晦涩不明地瞪着我,突出的眼珠更显得可怖了。
   
      唔,真是可怕呢。
   
      “可爱的小姑娘,你不用怕我。我是来告诉你,几个月之后你去外婆家会遇到可怕的恶狼。”女巫转了转眼珠。
   
      我担忧地拧眉,提住长裙微微屈了一下腿,询问:“那请问您,尊敬的女士,我该怎么做呢?”
   
      若说比起眼前这位女巫,我还是更担忧遇到那可怕的大灰狼呢。
    
      女巫凑近我的耳畔,苍老嘶哑的声音响起:“喔,你不必惧怕。可爱的小姑娘,我就告诉你一个咒语… …”
    
      我望着女巫干枯如树皮的脸颊,听后甜甜一笑:“谢谢您,尊敬的女士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 女巫倏而就消失了。
    
      诡谲的笑声仍在耳边回荡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
>>女巫视角
   
   
      好似是我八十七岁那年,遇着了一个小姑娘。
    
      记性不大好了。暂且唤她小红帽吧。
    
      小红帽戴着一顶红帽子,身着鲜红的小洋裙,提着一装满鲜花的篮子。
    
      她的模样很是可爱,一双明亮的大眼睛,白皙光洁的额头,看去细皮嫩肉的。喔,我不吃小姑娘。
    
      唔,毕竟我是个好女巫,很善良的女巫。
   
      我透过魔镜看到了她几月之后,会碰着森林里的大灰狼。
   
      喔对,就是那种我见了都会扔了魔杖就跑走的大灰狼。太可怕了。
    
      我真是一个好女巫,就转了头凑到小红帽身边,用我那确实不悦耳的声音说着:“喔,你不必惧怕。可爱的小姑娘,我就告诉你一个咒语… …”
    
      可惜我也怕那大灰狼,就不敢保护这可爱的小姑娘了。
    
      我望着小红帽红润白皙的脸颊,默默咽了口口水。
    
      我忽而就消失了。
    
      抑制不住地笑出了土拨鼠般的笑声。
    
      喔,我真是世界上最善良的女巫。
    
      哈哈哈哈… …
   
   
   
>>大灰狼视角
    
   
      我两三岁那年,遇着了一个可爱的小姑娘。
    
      真的太可怕了。
    
      她居然不怕我。
    
      那小红帽见着我了仍然提着装有香甜面包和糖果的篮子,冲我甜甜一笑。
    
      喔,还真挺可爱的呢。
    
      可我抖了抖灰耳朵,瑟瑟发抖。她是不是身后跟着一个龇牙咧嘴的可怕猎人才不惧怕我呢?
    
      我探头探脑地望向小红帽身后,什么人也没有。
    
      我身边河水晶莹透亮,阳光落下,微波粼粼。我显露出锋利的牙齿,目露凶光,恶狠狠地瞪着小红帽。
   
      小红帽仍旧从容地冲我一笑。
    
      接着我就听见了她大声喊出了一串咒语。
    
      眼前白光一闪,小红帽摇身一变。
    
      OMG!
    
      我全身寒毛直竖,吓得惊叫出声。
    
      跑了跑了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
>>关于咒语
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巴啦啦能量——沙罗沙罗——小魔仙——全身变——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妈的智障。